news center新闻中心
首页
>
新闻动态
>
增值业务
分享新闻到:

贝贝集团张良伦:微信电商明年可能是万亿市场

admin:2017-12-18 11:26:17      阅读数:357       标签:微信,电商网站,微信小程序

2014年,国内母婴电商行业不约而同地诞生了几家新秀,贝贝网、蜜芽宝贝等近乎在同一时间成立,并迅速成为电商行业被关注对象。三年半过去,这些母婴电商公司如婴儿般从最初蹒跚学步,到学习小步快跑,经历着斯巴达孩子一般的磨砺成长,中间淘汰者众,掉队者众。“其实很多事情是这样的,竞争结束就是你赚钱的时候。”。


虽然母婴电商的竞争可能并未完全终结战局,但张良伦透露,从去年10月开始,贝贝网已经开始正向盈利,2017年上半年盈利规模大致在1亿元左右。




“其实我们每三年都是一个拐点,每一年都是一个坎,所以创业公司一直在折腾,总想把原来的业务拉到新高度, 一直要去寻找新机会。到2017年的时候,我认为我们可能才真正去布局和设想一个更大的事。”张良伦说,如果从创办贝贝网的时代背景看,当时主要看中了两个机会:一是移动电商——整个电商行业全面mobile化,所以放弃了PC端专注做App;二是母婴行业当时处于即将井喷状态,开始全面消费升级品牌化,实际后来二胎政策的放开对于母婴行来来说也是重大利好。“所以我觉得我们是遇到了整个移动互联网和整个母婴行业的拐点。”


他认为这也可以算是一种幸运的“时势造英雄”,创业者本身固然重要,但时间窗口如果早一点或晚一点,都没有机会。同时也不存在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”的逻辑,还是要看大势和大逻辑,“如果成立就赶紧冲进去,然后不断调整你的商业模式,不断迭代整个业务。”


补贴如果能补贴出护城河出来  用钱换时间未尝不可
初入母婴电商江湖,贝贝网考量如果想做起来,一定要选择与同业差异化的角度。当时大多已有的母婴电商偏向从奶粉、纸尿裤等品类切入,贝贝则选择了童装童鞋等非标品品类。用张良伦的话说,当时和另外两个合伙人柯尊尧、郁佳杰在方向上“还蛮高度共识的”,母婴在整个消费领域是一个刚需位置,是个家庭消费的开关及入口。


“如果你能占领整个母婴行业的心智和人群,其实你是比较容易切到整个家庭消费去的,而家庭消费就不止是一个三万亿的市场,它就更大了。”


几天前,今年科技热点公司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,清楚地表达了自己认为“补贴是万恶之源”的观点。李斌称,“对外卖来说,万恶之源就是补贴,全世界可能不太会有一个像中国这样的、提供这么多服务还免费的模式,或者是倒贴钱的模式,这是不健康的……这不是一个可以持续的商业模式。”外卖之外,专车、共享单车领域也存在同样问题。


“从反不正当竞争来讲,国家真正要约谈的是补贴,消费者表面看是风光了,但资本这么裹挟下去,消费者没得选了……这不是一个健康的模式,补贴那么多钱,到最后会变本加厉收回来,这种事情是不能搞的。”。


张良伦坦言,贝贝网在前期也曾做过适度的补贴,当一家公司效率还不够高的时候,适当用一些补贴的策略是比较常见的运作方式。不过,“如果你的补贴能补贴出护城河出来,我觉得用钱换时间何尝不可?但是如果说你是一个没有补贴就没有量的商业模式,补贴停止你就没有了,我认为它就是无效的。”


他以贝贝网早期的童装童鞋品类补贴举例,一开始效率不够高的情况下,贝贝曾在这些品类上做过一定适当补贴,把人群圈过来,“因为它价格敏感性相对不高,不太可比价。”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当用户规模起来以后,平台降低或停止补贴,对业务的的影响是非常小的。


而如果是奶粉、纸尿裤等标品通过补贴5元、10元吸引用户,当停止补贴的时候,很容易失去用户。“所以说无意义的补贴,你的用户规模很难持续的到一个新的里程碑。你要留不住用户的话,你就留不下商业护城河……花钱的效率不一样。”


同时他也调侃,过去三年多时间里,当几乎每一家都要翻数以十亿计的钱砸在市场里去的时候,无论是投资人的心境、媒体的心境,还是创业者的心境,“都挺有趣的”。过去贝贝网经历的就是中国比较典型的这种商业竞争。“我觉得同行真的是真爱,你想的是他,他想的是你。”但现在贝贝网已经脱离了这种心境,更多想的是生存下来之后的发展问题,比如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公司。


不做第三方买手制 “风险太大了”
目前母婴电商领域大致分为自采自营和第三方买手制两种模式。贝贝选择自采自营,而在品类选择上的逻辑是:比如奶粉、纸尿裤、婴儿辅食等标品对品质和安全性的把握要求非常高,一旦出问题,负面影响非常大,同时这些品类很难绕过中间供应链得到降低成本等性价比优势。如果不深度参与,难出竞争力。所以他们选择和品牌商一家家商谈,与品牌直签,做全年框架进行对应销售,入自己仓储,并通过贝贝自己供应链进行管理。


“其实很多事情一开始我们设想不是这样的,但是后面遇到一些实际性的问题,就是你的商业护城河的建立,可能就得做这个事儿,最后你把那些实际开始没有设想的事情做了。就这样一直在迭代和完善我们的商业模式。”。


之后,贝贝又上线了“贝店”平台,这则是一种深度买手制,这一考量思路张良伦举了一个例子:比如农产品牌块,可能山东的红薯很好,新疆的哈密瓜很好,福建的柚子很好,所以会努力去想全国性哪个地方有很好的产品,要把它引进来进行售卖,所以这个事情买手会更深度,而且灵活性会更强,“它不是确定的SKU已经摆在你面前了,是要去发现越来越多好的产品出来。”


不过对于买手制来说,一旦出现负面消息,对于电商品牌实际上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失。张良伦的理解是,贝贝网将买手分作两类,一是自己的买手,自行选择采购;二是众包的选品买手,去选择谁更值得买而已。这样可以尽可能从采购源头来避免质量问题的出现。“比如从宝洁拿的帮宝适怎么会有假货呢?它比我更爱惜自己的毛羽吧。”
张良伦说贝贝网肯定不会用第三方买手制,“我觉得这种风险太大了。”


三年下来,到2017年才真正去布局和设想更大的事
张良伦认为一是因为竞争压力相对小了,但是现在心境不一样了,就必然要去想更深一步的事情。
二是过去几年里,贝贝网积攒起了相对较大的用户群,所以在后来做新业务时,可以直接将用户导流到其他业务中去,“这也是为什么后面很多业务增长非常快的重要原因,比如像贝店、育儿宝、早教宝,它增长很快,几乎没有花什么推广费用,它就是在原有的人群里面,如果你能创作出价值出来,其实非常容易能扩散的,现在每个月都有上千万的用户在使用贝贝,那我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媒体了。”


据其描述,目前贝贝网月活用户在千万级以上,精选SKU在百万级别。2014年、2015年更多在一个迭代商业模式的阶段,2016年做整个规模的阶段,2017年是一个重塑自己的边界的阶段,本身并不局限于电商,而“定位为一家新母婴公司”,基于母婴人群做所有业务的外延。


2017年热词“新零售”,张良伦说是贝贝一直在关注的方向,而且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,从长期来看,贝贝在线下也肯定会有所布局。“依目前现阶段来说,我认为其实在线的各种场景入口机会还蛮大的,我们在这块做得还是要花更多精力。像早教这样的领域、育儿领域,包括亲子和金融这样的领域,我觉得我们还做得不够透,所以短期内来看,贝贝还是希望在这些线上母婴消费入口做得更扎实,同时也会去进行线下母婴的布局。”


现阶段,贝贝网之外,贝贝陆续推出了育儿宝、早教宝和贝店等产品,张良伦称希望每个业务都能独立获取用户和进行商业变现,并不希望一个业务成为另一业务的依附,虽然每年会有一些业务“预测它就一定要投入、赚不了钱的”,所以要拔预算。但比如“三年后来看,早教必定也是赚钱的业务,因为你这里面每一个付费的内容和付费会员都是可以赚钱的”。


“我的模式就应该是赚钱的”
作为综合电商的代表企业,京东商城从2007年发展至今,在2017年首度真正意义上扭亏为盈,实现正向盈利。


“但我觉得有些差异,因为京东的情况是他是供应链投入很大,贝贝来看,本来我的模式就应该赚钱的,因为我童装童鞋这些品类本来毛利就特别高,平台能赚钱是一个理所应当的事情。但是我奶粉、纸尿裤我现在都是亏损的,这就是现实。所以奶粉、纸尿裤在贝贝一直都不是力推的品类。我们还在靠这样一些真正的高毛利的非标品在赚钱。”张良伦坦言。


对于电商业的未来,他认为一是有更加产业化的趋势,即电商需要参与整个产业供应链的程度会越来越深,比如渗透到产品源头,而不仅仅只朝流量这一层进行。比如对于童装来说,接下来可能更多需要基于用户数据完成,基于销售数据、设计师判断等形成潜在的信息来指导生产数据源,包括后期的库存与销售预估。“ 所以我今天如何能够反向的去渗透到供应链,让他们生产什么样的货品,以及他们的库存管理是不是如何更加有效,你如果能在上面效率提升的话,实际上你的成本必然会做得很低的。”

二是社群化趋势,对于电商来说,不久的将来需要触达用户不再仅仅是App这一种单一渠道,而是要“全方位触达”,他以今年微信小程序举例,目前包括贝贝网等电商公司在小程序投入都蛮大,并且近期来看,用户转换率也很理想。


讲到这里,张良伦拿出手机,划屏至微信小程序,递过来,“现在行业都在看阿拉丁指数,我们在整个中国的全品类小程序里面都是前五名,在零售业里就是前三名……我们认为未来用户在哪儿,你就应该在哪儿,你要无孔不入地去影响这些人群。”他指给网易科技看屏幕上的排名:“你看,蘑菇街是有微信入口的,我们没有,但今天他们的排名比我们高一些,他们第四我们第五,我们排名不相上下。”
“微信小程序的爆发已经在进行中了,我们自己看来,微信电商现在是几千亿市场,明年可能就是万亿市场。